文学荟萃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诡秘:外神竟是我自己 > 第二百四十六章 林若:这笔帐我记下了(求订阅)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让我们好好的聊一聊过去的故事吧!”

    见贝尔纳黛·古斯塔夫情绪稳定了,林若端起红茶喝了一口后,笑着道:“小贝尔纳黛,首先我要确认一下,你了解你父亲当年到底是什么情况吗?”

    因为确认了长辈的定位,问这话时,林若的语气就很自然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贝尔纳黛·古斯塔夫点了点头,因为谈论到了亲生父亲,她的目光又流露出些许些复杂。

    她大概是回忆起了什么,低垂下眼眸,道:“我知道父亲是被外神污染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时摸了摸手腕,那里有着一条蓝宝石手链。

    林若的视线也落在那条手链上,他看着那令他熟悉的设计风格,立刻明白了过来,“这条手链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在十八岁生日的时候送我的礼物,可以帮我抵挡部分来自外界的污染……也是因为它,我才能在知道真相后,没有成为下一个被污染的人。”贝尔纳黛·古斯塔夫解释道。

    蓝宝石手链是林若送给她的成年礼物,它的作用只有一个——抵御污染,这里污染包括但不限于来自隐匿贤者的唠叨,莫名其妙的呓语等。虽然效果没好的能够真正的抵御外神的污染,但只要不是直面外神,而仅是听到有关外神的知识的话,这种次一级的外神污染还是能抵御的。

    果然,可如果是这样的话……林若想起原著的内容,又看向眼前的贝尔纳黛,道:“既然你知道你的父亲是被污染了才变得疯狂,那么我想你并不会憎恨过他后来所做的一切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会憎恨父亲。”贝尔纳黛·古斯塔夫几乎是想都不想的回答道,只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眼眸中有些冷意闪烁,“我只憎恨那个污染了父亲的外神,憎恨……那个疯狂的罗塞尔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不是爸爸。”

    林若对于这个结果也不意外,他只是继续问道:“你又是因为什么迁怒我的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贝尔纳黛·古斯塔夫顿了顿,才道:“我曾经以为,是你导致了父亲被污染。”

    啊这!

    林若愣了一下,脑海中几乎在第一时间划过一句话——还来?

    有一个疑似被我污染的伯特利不够,你现在告诉我罗塞尔的污染也和我有关?

    不过在下一秒,林若就推翻了这个猜测,他面不改色的问道:“能告诉我,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吗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贝尔纳黛·古斯塔夫似乎不意外林若能听到,她点点头,道:

    “那时候父亲被污染,变得疯狂,变得不再像自己……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也还不了解和外神有关的事,真以为父亲疯了,想要寻求你的帮助,却根本找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遇到了查拉图先生,祂告诉了我和污染相关的事,然后跟我说,亚伯拉罕家族的门先生也被污染了,污染前和你在一起……祂说你是特别的存在,说你是造物主的化身,可能与那些外神一样,具备着污染性。”

    “你相信了?”

    林若挑了挑眉,瞬间在心底给查拉图记了一笔。

    很好,居然搁着挑拨黄贝贝跟他的关系。

    如果说原本林若对查拉图的感观还仅停留在原著上,因为原著里查拉图杀狗、和阿蒙一起追杀克莱恩等行为对他有意见的话,对那个所谓了“查拉图家族仇敌说”保证看热闹的心态的话,现在知道了这么一出,林若就基本上彻底在心底给查拉图判了死刑,具体心里活得为:

    #小查你给我等着,等克莱恩序列高了,我就带着他去把你弄死,特性都调魔药恰了#

    “……”贝尔纳黛·古斯塔夫沉默了,好几秒后才道: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她当然没有直接相信,毕竟虽然那位查拉图也是父亲的朋友,却到底比不过林若与他们亲近。

    如果说对于贝尔纳黛来说查拉图仅仅是父亲的朋友,那么林若对她来说,就是半个父亲,半个老师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却她动摇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去找了一些人,问了一些话,查了一些资料……然后大概是偏执了吧,她真的将父亲被污染的事怪到了林若身上。

    贝尔纳黛·古斯塔夫知道那时候的自己精神状态有问题,因为父亲的疯狂,因为林若的下落不明,因为可能是教父污染了父亲的事实,因为他人的挑拨与误导……所以才会有后来的事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可以解释,她知道以林若的宽容多半会原谅她。

    但她不打算为自己辩解。

    因为贝尔纳黛·古斯塔夫知道自己确实错了。

    既然错了,又何必去辩解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用道歉。”林若哪里猜不到贝尔纳黛的想法,猜不到当初的情况,他叹了口气,道:

    “这件事虽然你确实错了,但归根到底还是查拉图那王八蛋挑拨是非,你受祂蛊惑罢了。”

    以苟三家的老硬币属性,祂有意误导黄贝贝,后者上当受骗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“而且这不叫迁怒……这应该叫你识人不清误会了我。”林若又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查拉图或许是故意误导我……但也确实是我没有相信你,也确实是迁怒,我……因为爸爸出事的时候你不在,迁怒了你,动摇了对你的信任。”贝尔纳黛·古斯塔夫摇摇头,在这个问题上很坚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唉,算了。”林若叹了口气,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他其实对这种好孩子是最没有办法的,对于熊孩子揍就完事了,但对好孩子,林若总是很心软,反而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他抿了一口红茶,道:“如果你真的愧疚的话,那么等以后跟我一起去找小查拉图把场子找回来吧,挑拨是非,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,总给付出点代价。”

    贝尔纳黛·古斯塔夫闻言没有反驳,她如今对于查拉图也没有好感,只是想到了什么,道:“我不知道查拉图的现状,但祂100多年前就已经是天使了……教父,你现在的状态,似乎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状态确实不好。”林若点点头,态度坦然,“但这只是暂时的,而且……小贝尔纳黛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还是序列3吧,而隐者途径想要晋升序列2,需要提前阻止一场大灾难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贝尔纳黛·古斯塔夫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或许知道一些能让你晋升的契机。”林若笑容温和而灿烂,“这件事也与你的父亲有关,我确定你的父亲并没有真正死去,但如果不解决这件事,他或许真的会失去归来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事?”贝尔纳黛·古斯塔夫表情瞬间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旁听的梅迪奇则又喝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他当然能猜到是什么事,无外乎是有关于奥古斯都,有关于黑皇帝的事。

    不过……不仅拉人帮忙,还让人倒欠人情。

    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