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荟萃小说网 > 武侠仙侠 > 夫子又挨雷劈了 > 第五十四章 太叔长乐
    刘知一愣了一下,呆呆地应道:“啊?”

    太叔长乐“啧”了一声,道:“怎么的,看不起我?”

    刘知一尴尬地笑了笑,道:“不是,只是觉得,挺奇怪的,你就专程跑来说这个?”

    “那不然呢?做兄弟的,就得讲究个重视!”太叔长乐一脸认真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兄弟,是啥意思?跟朋友不太一样?”刘知一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太叔长乐握紧了拳头,锤了自己胸口两下,“兄弟,就是比朋友更亲,同生共死那种关系!”

    “你要打架,就要帮你那种?”刘知一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小弟!”太叔长乐一脸嫌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!”刘知一想起自己和不杀帮开战,也有太叔长乐的怂恿,便没好气地说道,“我俩都是能惹事儿的人,做兄弟,怕是要不了多久,就要共死了!”

    太叔长乐摇摇头,道:“我不会让你死的,我自己更不会死,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!”

    刘知一沉默不语,忍住了好奇心,没往下问。

    “想不想知道我前天去绿竹林,发生了什么?”太叔长乐一脸神秘地问道。

    想到那天他确实也是为自己抱不平,才和不杀帮结怨,刘知一便还是关心道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他让老子加入不杀帮!”太叔长乐昂起头,有些骄傲的样子,“我说,我能去那种满是小瘪三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你拒绝了?”刘知一问道。

    太叔长乐斩钉截铁地答道: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刘知一觉得事情也没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太叔长乐嘿嘿一笑,道:“然后陈打让老子赔医药费,老子不答应,就又和他打了一架!”

    “你赢了?”刘知一问道。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有!”太叔长乐脸上仍带着笑意,“但我早晚会赢他的!”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有?”刘知一重复了一遍,忍着笑问道:“那钱给了吗?”

    太叔长乐笑道:“没给!”

    刘知一有些惊讶,问道:“那事情怎么了结的?”

    太叔长乐笑道:“后来我就走了呗!我还要谢谢他,如果不是他,我还不清楚我爹娘有多厉害!”

    刘知一听得有些云里雾里的,想了想,又问道:“你不会是被揍了一顿吧?而且被揍得很惨,你爹娘发现你伤势了,要给你讨公道?所以你才知道你爹娘厉害?”

    “啧,你是真不会聊天!”太叔长乐笑容有些尴尬,“以后再告诉你……那个,你知道陈打提到你的时候,说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的?”刘知一觉得自己刚才应该是猜对了,有些不好意思,便配合太叔长乐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他说你这样的人,条条框框太多,早晚栽在陈二手里!”太叔长乐收起笑容,看着刘知一,似乎是很认真地说道,“我能让他们得逞?当时我就说了,刘知一,我保了!”

    “啊!”刘知一有些惊讶,张大了嘴巴看着太叔长乐。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?”太叔长乐看着刘知一,问道,“你忘了,那天老子对你说过什么话?”

    刘知一只记得,他怂恿自己去青山民学府和涂羽豹切磋,还真有些想不起来,具体他是怎么说的。

    太叔长乐眉头一皱,又“啧”了一声,豪气干云地说道:“那天老子说过——有我在,没事!你当老子说着玩儿的?”

    刘知一听完,心里不禁觉得有些敬佩,也有些温暖,还有些好笑——想不到太叔长乐会把这句话记得这么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太叔长乐这种交朋友的方式,刘知一还是觉得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“行……”刘知一想了想,小心翼翼地说道,“那我回去了?”

    “回去啥,你还没告诉我!老子这个兄弟你认不认?”太叔长乐骂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要怎么认啊?”刘知一苦着脸,“每个人对于兄弟、朋友什么的,定义都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定义很简单啊,就是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!”太叔长乐直言道,“那你的定义是什么?”

    刘知一摇了摇头,道:“我和你想的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有屁快放!”太叔长乐骂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朋友,就是互相欣赏。”刘知一认真说道,“其余的,倒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?”太叔长乐那白皙俊俏的脸上满是疑惑,“那你是,看不起我?”

    刘知一顿时觉得头大,道:“也没有……你有实力,也热心肠,胆子大,而且言出如山,这些都是我钦佩的!”

    太叔长乐哈哈大笑,骂道:“别给老子拍马屁!”

    刘知一小声道:“我不说谎的!”

    “说到实力!”太叔长乐眨眨眼,“咱们较量一下吧?”

    刘知一心动起来,回头往客栈方向看了看,确定了客栈还没人看到自己,便小声道:“行,咱们走远点,找个合适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看到刘知一答应得这么干脆,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,太叔长乐忍不住笑,觉得自己更知道怎么拿捏这个武痴了。

    两人远离了寻常客栈,找了个没人的小胡同,刘知一问道:“怎么较量?咱可别把墙打坏了,我赔不起!”

    “那简单!”太叔长乐伸出了手来,“先比比力气!”

    刘知一会了意,也伸出手来,握住了太叔长乐那修长白皙的右手。

    太叔长乐比刘知一长两岁,个头比刘知一高出一个头来,虽然面容有些柔美,但身体却也实打实地比刘知一魁梧一些。

    但清瘦的刘知一,却也有着一双修长有力的手。

    太叔长乐率先用力,捏起刘知一的手掌来。

    他习练的“龙吟枪”,本就是战场上杀敌的本事,对于自己肉身的锤炼是极为用心的。

    也因此,太叔长乐自认为在力气上,应该是能轻而易举地胜过刘知一的。

    刘知一感受到太叔长乐那强横的手劲,也有些兴奋,忍着痛,手上也用起力来。

    两人不断地加大力道,僵持到最后,竟然是谁也没哼一声。

    太叔长乐有些惊奇,道:“哟嚯,不错啊!再比比内力吧,你能把手抽回去,算我输!”

    听到太叔长乐说的是“内力”而不是“内劲”,刘知一便也不好使用战劲,而是直接将持武劲第三层的内力用上了。

    刘知一试图将手往回抽,却像是上次被李青稞抓住时那样,根本无法抽回来一丁点。

    再看看太叔长乐,却还是一脸轻松的样子。

    刘知一交代一声:“我要用内劲了!”

    太叔长乐笑道:“有啥本事,都用出来!”

    刘知一慢慢地将第三层持武劲的战劲催动了起来,缠绕在手掌上,与太叔长乐的内力开始了激烈的摩擦,传出阵阵风声。

    少时,虽然看到太叔长乐咬紧牙关,似乎也已经是竭尽了全力,但刘知一确实还是没能将手抽出来。

    刘知一接受了现实,开口道:“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太叔长乐松开手,一脸得意地问道:“再比比招式?”

    刘知一点点头,道:“拆招就行,不用内力!”

    太叔长乐打趣道:“就这么怕打坏东西?”

    刘知一没好气地说道:“不然呢?你学武功就是为了打坏东西啊?”

    太叔长乐哈哈一笑,抬手招呼道:“来吧!”

    刘知一稍微调整了一下心绪,这才使出了三十六式勇武拳,拳头如雨点一般砸向了太叔长乐。

    太叔长乐便也用勇武拳来应对,与刘知一对轰起来。

    起初,太叔长乐还能接下刘知一拳头,可多过了几招,太叔长乐的底子便被刘知一摸得一清二楚了。

    刘知一越打越快,看似没有章法,其实是虚实结合。

    太叔长乐却像是个实心眼儿,几拳扑空,瞬间破绽百出,不一会儿时间,连中数拳。

    不过刘知一也是点到为止,拳头上软绵绵的,没使劲儿。

    太叔长乐还是有些不服气,挥了挥手,叫道:“停停停!拳脚打不过你,来比兵刃!”

    能扳回一城,刘知一还是有些窃喜,他知道太叔长乐枪法了得,但在这里要说能打痛快,也不太可能,便说道:“咱们找个时间,城外去打,免得你施展不开!”

    太叔长乐喜道:“行啊,我明天就没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刘知一想了想,道:“我要送信,只能送完了去找你,你住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明天一早,我来找你!”太叔长乐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我要送信啊!”刘知一认真地说道,“这是我第一次挣钱!”

    “你送你的啊,我陪你呗!到时候你挣了钱,分我一半也行!”太叔长乐脸上的笑容有点贱贱的。

    “别!”刘知一跟被抢了钱似的,“我这工钱,在信坊都是有记载的,要是少了,我姨母肯定不会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跟你开个玩笑!”太叔长乐不耐烦的样子,“跟个财迷似的!”

    刘知一有些惭愧,又交代道:“明早卯时,你去晨曦信坊中门店等我,别在客栈晃悠!我姨母很不喜欢我跟别人混在一起,会说我贪玩,不务正业!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知道了!”太叔长乐转过身,“那明天再说吧,我先回去了!”

    刘知一看着太叔长乐的背影,突然问道:“对了,你为啥要和我做兄弟啊?”

    太叔长乐转过身,笑道:“按你的说法,老子也欣赏你呗!跟个愣头青一样,傻小子!”

    刘知一呵呵一笑。